<noframes id="hvj9t"><strike id="hvj9t"></strike>

<mark id="hvj9t"></mark>

    行業資訊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長興蓄電池供應鏈裂變樣本:行業龍頭和蝦米們

      “需要改行了!昨晚又一宿沒睡,現在馬上得去處理事情了。”6月11日8點左右,正糾纏在出現矛盾的蓄電池加工鏈上的一名代工企業主,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后,在室內焦慮地轉了幾圈,匆匆撂下這話,走了。這家已停工一個多月的企業此前投訴,自己為之代工的產業老大加工合同“強勢”更改,利潤空間進一步被壓縮,數千萬銀行貸款面臨催貸,企業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
      有類似遭遇的還有大約二三十家企業,他們均是中國蓄電池行業知名企業——天能電池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能”) 供應鏈上的一群“下線”,不得已他們開始拼死借債還錢,或者轉型,或者遠走他鄉經營。
      天能與其合作伙伴的這場合同變更和糾紛,是中國制造業重地長三角區域最近面臨問題的一個典型縮影。管中窺豹,在當下制造業危機中,清晰地呈現出一個產融危局可能形成的肌理脈象,對其他區域危機應對,或有警示之效。

     

    供應鏈合約之變
      “長興蓄電池的產業變化,我們已經有所關注,所以對企業的信貸監測有所加強,但會嚴格依據信貸合同履行。”一國有銀行浙江分行的信貸負責人稱。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僅僅就這幾家面臨變局的供應商,不完全統計,牽涉銀行信貸資金起碼在3億元起。其中,并不包括掀起這場變革的龍頭老大——天能電池集團上市公司天能動力牽涉到的銀行信貸資金。
      這場行業危機發生在蓄電池行業領域,這個被外埠看來因為將來電動汽車的出場而充滿潛力的領域,正經歷著一場時代的陣痛。
      21世紀經濟報道根據這批供應商名錄調查發現,這場天能動力的合同變更事件,在年初就已經開始,如今,浙江美能電氣有限公司負責人馬先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感慨地說:“現在幾乎所有加工企業都處在虧本的邊緣,我們也準備不干了,內部正在商量對策。”
      這家公司與國內大型蓄電池供應商天能集團合作多年,后者最近要求與下游加工企業重新簽訂合同,其主要內容包括延長電池質保期、降低加工費用等。“修改合同對下游企業影響很大,好幾家企業都沒有簽,大家還在觀望。”6月10日,馬先生介紹,近期聽說好幾家已經停產或準備停產。這些還是浙江清理小型電池加工企業中艱難存活下來的企業,大批企業此前不堪環保投入的成本壓力而倒閉。顯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老大”的擠壓,似乎把他們推向生死邊緣。    
      然而對此種抱怨,天能今年新上任的一名高管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表示,這是一種市場行為。任何在法律范疇之外的強迫性合作,都是有違市場經濟規律的。
      在這場合約變局的事件中,有企業已經準備通過法律手段追責。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上這家企業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稱,合同還有一年期限,這次是天能單方強制性終止舊合約,簽訂條件苛刻的新合同,并克扣貨款數百萬,他們認為涉嫌違約。     
      “很多企業現在停不下來,因為一旦停產,銀行就要收貸款。所以現在大家即使沒錢賺,也不敢停。”一名掙扎在生死邊緣的供應商不愿意公布姓名及機構名稱,怕被銀行收貸。    

    長興龍頭爭霸    
      長興被中國電池工業協會授予“中國綠色動力能源中心”,同時又被浙江省工商局授予“浙江省蓄電池專業商標品牌基地”、被浙江省科技廳授予“電動助力車用蓄電池省級高新技術特色產業基地”等稱號,產業集群特征明顯,以長興為中心的蓄電池產業群已經擴延至全國各地。    
      相關企業的產業結盟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根據部分供應商介紹,他們和天能的合作歷時多年,最新一期的合同簽署大致在2012年年中。合同約定,天能在合同期間向下游加工商提供極板。所謂的“極板”,是蓄電池生產加工環節中的核心部位,每套成本接近百元,約占電池總價的三分之二。這種模式,為這些小微供應商的起步,擔當了一定墊資,在循環中,極板擔負著一定的融資效應。    
      當然,初始結盟是因著雙方共贏。“因我司當時合作之際缺乏流動資金,也長遠看好天能集團。”一名供應商稱,而且,天能提供極板,其他企業沒獲得國家通過的“極板生產許可證”。     此舉同時也為自身培育了一條相對穩定的供應鏈生態,慢慢輻射到江西、江蘇,乃至全國范圍。    
      盛極而衰。浙江寶能電源公司的蔡先生認為,當前蓄電池產能供大于求,在行業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加工企業面臨新一輪洗牌,將有部分企業因為無法承受壓力而關停或破產。江西一位企業負責人更是斷言,今年或有三分之一的加工企業倒閉。    
      江蘇連云港云海電器負責人殷先生還把當前蓄電池加工企業面臨的困境,歸因于行業巨頭之間的惡性競爭。“天能和另一蓄電池龍頭企業超威打價格戰,現在也沒錢賺,他們想降成本,把壓力往下壓,導致下游企業生存艱難。” 供應鏈上一名企業主,認為這種壓力的轉嫁,與長興縣內兩個中國蓄電池龍頭企業的惡性競爭有關。    
      所指的兩大巨頭分別是天能動力(00819.HK)和超威動力(股票代碼:00951.HK)。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競爭關系?    
      “不僅是價格層面的,還有其它技改、人才等方面。”兩大機構均有管理人員向記者承認了這種競爭態勢的存在。在與天能供應鏈發生矛盾不同,超威動力推行不一樣的方式。    
      “超威的發展理念,強調‘和合’,即使企業艱難,也要保證合作伙伴的利益。”10日,超威動力宣傳部部長劉建銘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而且,早在兩年前,一個發生在兩大機構之間的一個案例,令外界認為他們之間的競爭,趨于惡性。    
      事件要追溯到2012年11月12日,一個“超威董事長跑路”謠言通過短信形式向超威各大區經理、代理商、合作廠商以及同行業的大大小小老板們傳達。此事后由公安介入查清,源頭來自天能的兩名員工。但天能之后澄清此事與機構無關。    

    “官員”班子進場    
      天能的一舉一動,都是長興蓄電池行業領域的焦點。    
      有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以來,地方官員被密集招于天能麾下。至此,形成了一個上市公司的“前官員班子”。這一個班子,以現任董事長特別助理李百英為主的四名地方官員陸續進駐為代表。由此,天能股份內部的高層的人事大“換血”。    
      李百英的從政軌跡是長興市法院副院長到交通系統領導,后在擔任長興縣發改委主任之后,從縣人大副主任的位上,提前退休,擔任天能集團董事長特別助理。而其他幾名“官員”高管離職前分別是發改委、旅游局、貿易與糧食局的主要官員。    
      但是,此信息21世紀經濟報道沒獲得李百英確認。一名來自發改委系統提前退休擔任天能高管的前官員則介紹,這只是一種正常的市場行為,天能看中的是我的管理能力,在位期間從沒為天能謀過利益。而且,前官員班子擔任領導,在超威動力也同時存在。“但這次天能比較集中進駐。”多名天能的供應商認為。而諸多公開的信息顯示,實際上偏好啟用原政府官員,不僅是上市公司,也是諸多企業的偏好,是一種中國特色。    
      “這些高官進入企業有沒有可能會加劇利用他們原來的人脈、政策、技巧等,肯定是對所在企業有利的,甚至不排除利益輸送。”有供應商稱。顯然,當下天能和供應商的合約糾紛之下,產業鏈上的下線企業們,愿意從“惡意”去解讀天能人事變動。    
      不獨人事變動,股票變動也被加倍解讀。6月10日下午,香港股票收盤,天能動力(00819.HK)報收2.97元,超威動力(00951.HK)則收在4.91元。“近段時間,天能的股價比超威低2元左右了,這說明天能在經營方面確實出問題了。”11日,長興縣一位天能的供應商對記者表示。查詢港股資料可知,一年前的2013年7月,天能動力的股份高達4元,而超威動力的股份在3元左右。一年之后,超威股價完成了反超并大幅領先。    
       回到多年前龍頭大哥帶領“小弟”企業們的初始結盟,共贏局面到如今的“同室操戈”和同一產業鏈危機,該反思的其實是每個大小企業,“團結起來,各自反思和整體反思,重新理順產業鏈,尋找危機中的機會,重新實現共贏。”一位知情者評論稱。(選自《電動車行業微營銷》)

    江蘇海寶電池科技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夜夜啪天天拍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