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vj9t"><strike id="hvj9t"></strike>

<mark id="hvj9t"></mark>

    行業資訊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電動自行車新國標出臺的懸念

      《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修訂稿(簡稱新國標)能否在今年形成最終稿并獲得通過,始終讓業界糾結不已。盡快出臺的呼聲與預測出臺的期盼已成了近兩年來業界最大的一大話題之一。但是,新國標始終是“只見樓梯響,未見人下來”。新國標出臺又將是2014年電動車行業中的一大懸念。諸多的不確定性,尤其是新國標出臺在走程序過程中會遇到哪些關卡,外界難以知曉。



      在業界看來,新國標攸關我國電動車產業的發展,實際上確實如此。電動車產業發展至今已有15個年頭,1999年出臺的《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簡稱為老國標)顯然與行業目前的現狀存在巨大的差異,修改老國標不僅顯得有必要而且很緊迫。因為電動車產業的規模總量大到足以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近兩年來每年的產銷量已經突破3500萬輛以上(有中國自行車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電動車的產銷量為3505萬輛,2013年的產銷量為3695萬輛),而今年的社會保有量已經超過1.8億輛,但其中一半以上卻是違反老國標的產品。
      針對所謂的違規產品,近年來我國各地政府尤其是一些發達的城市相繼出臺嚴格限制或禁止上牌上路的規定,甚至出現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出臺嚴格禁止違反老國標產品上牌上路的立法。讓新國標盡快取代老國標抑或讓所謂的違規產品變成合法產品,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方。如果新國標遲遲不能通過,我國各地尤其是發達的城市都以上海為榜樣,那么,對眾多以生產違反老國標產品為主的企業無疑是個嚴峻的挑戰。
      近幾年來,從行業協會、標委會到各個大企業一方面為新國標盡快出臺不斷地與政府相關部門緊密溝通,另一方按照相關部門的要求圍在一起不斷修改新國標,以滿足企業、行業與政府之間等多方面對產品的要求。但是,由于種種原因,新國標出臺始終未能如愿以償。今年以來,業界相關人士與媒體十分肯定地預言,新國標在2014年內出臺的可能性很大。然而,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到,新國標要想獲得整個政府高層各部門的審批與通過,遠非想象的那么簡單。

    新國標出臺為何懸而未決,一拖再拖?問題的關鍵在哪里?
      在人們的印象中,新老國標的關鍵點是兩大問題:一是重量,二是速度。按照老國標的要求,電動自行車的整車質量應該控制在≤40公斤的范圍內,時速不得超過20公里;而對于新國標,人們的印象中是把電動自行車發成了三種:第一種是電動型,其整車重量去掉電池可以達到55公斤;第二種是助力型,其整車重量去掉電池可以得到48公斤;第三種是智能型,其整車重量去掉電池可以達到40公斤;這三種車的時速均為≤26公里。從這表面上看,新國標把電動自行車分得很細,無疑是增加了電動型與助力型兩種。顯然,這對多年來形成優勢的南方電動車企業帶來巨大的好處。

     

      但是,不要高興得太早。我們不要忘記我國2009年10月28日頒布的《交通法》,把電動自行車歸屬于自行車的范疇,在第五十八條中這樣描述: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電動自行車在非機動車道內行駛時,最高時速不得超過十五公里。而“超過40公斤、時速在20公里以上”歸為電動摩托車標準的從2006年起爭論過一段時間(電動摩托車標準征求意見稿),至今讓大家記憶猶新。假設新國標正式通過并實施,《交通法》中的這段描述就必須要作修改。還有,新國標有這樣的要求,各地政府可以根據各自地方的道路等綜合狀況選擇相應的電動自行車車型給予上牌上路。可想而知,新國標把電動車的上路大權下放到了地方,顯然地方政府才是掌握著新國標的生殺大權。從宏觀層面上而言,新國標涉及面很廣,將牽一發而動全身,這樣的“大手術”,誰會為這個至今沒有國有資本參與的“草根”產業去承擔責任?從微觀上解釋,新國標的通行,障礙很多。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新國標經過10多稿修改,已經“面貌全非”,這恐怕是許多企業并不知情的事。原來1999年出臺的《電動自行車通用技術條件》中涉及到32項(細分為34項)有關內容,其中否決項僅為3項;而新國標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到了44項,且全部為否決項,其每一項苛刻程度令人“不寒而栗”,就連目前生存下來的屬于機動車行業的摩托車企業也無法做到。知情人士調侃道:如果新國標真的在哪一天能通過,不僅是中小企業災難之時、而且也是規模大企業難逃“厄運”之日。

    怎么會搞到這樣令人難堪的地步?
      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那里了解到,制定新國標的相關部門抱有這樣的心態:以近乎于殘酷的具體細節來換取至關重要的審查作為一種策略貫穿于整個制定新國標的過程。由于參與新國標制定的部分企業和相關人員,在連續幾年參與卻始終不能通過且越來越嚴格的情況下,已經逐漸失去耐心和信心。而規模大的企業在新國標通過沒有時間表的情況下采取“曲線發展”的策略——通過兼并重組等措施進入到摩托車的機動車領域,以規避新國標對企業不利的影響。



      看似簡單的新國標,在眾多因素的作用下,已經變成了一種摻雜著復雜因素的博弈。勝者是誰,從目前來看還沒有出現。但是,從中反映出政府對一個產業發展缺乏前瞻性、統一性和行事作風拖沓的處事風格。
      從目前來看,對照新國標,目前整個電動車行業總體堪憂,與新國標的具體要求尚存差距,尤其是心理上還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
      實際上,任何事物都有兩重性,對于習慣了無拘無束的電動車產業,真正到了實施嚴厲苛刻的新國標那一天總有辦法來應對,在新國標面前倒下的企業會有,反之亦然!因為電動車發展到了今天,總是要大量淘沙的。國標是如此,企業也是如此。

    江蘇海寶電池科技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夜夜啪天天拍在线视频